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中国13亿人口中有80%是农民,他们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从事艰苦的农业生产活动,生活条件和卫生条件没有充足保障。在这次河南商城县蜱虫叮人事件中,病患几乎全是农民,死去的也是那些无知的农民。出事前被误诊事发后又被隐瞒真相。如果按照当前巨大的农民基数来算,因被误诊而零散死于各种原因不明的传染病人数不亚于SARS中的死亡人数。只是他们太渺小又太过分散,于是成了传染病战线上最沉默的一群,但也是最不能忽视的一群。 [专题:河南蜱咬人致死事件]
  农民是无形体病中的弱势人群   

蜱叮咬导致的无形体病早有记录,全球首例人传人的案例也是发生在中国农村。据一位传染病研究人员透露,在中国农村由于卫生医疗条件差,农民防范知识薄弱,类似这种无形体病的莫名死亡传染病其实一直都有发生。由于过于零散,并未形成像SARS、H1N1甲流这样的大规模爆发,如果不是河南这次集体事件爆发,也许还会有更多的农民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蜱
蜱(左)吸血后身体膨胀如黄豆大,右图是吸血前的蜱。

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对该病的报道
2008年11月19日出版的《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中国科学家报告了这起“无形体病”。

全球首例人传人无形体病出现在中国农村

 

蜱是人畜间寄生虫,它在叮刺吸血时唾液会分泌神经毒素,而且蜱叮咬携带病原体的宿主动物后再叮咬人,病原体就会随之进入人体,侵染人体末梢血的中性粒细胞,导致病人血小板和白细胞锐减,免疫系统趋于崩溃,最后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

 

全世界范围内的蜱叮咬人致病事件,可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首先报告了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病例,此后欧洲等地也相继报告了这种病例,部分地区感染率甚至高达15%至36%。早在2006年安徽省宣城市广德县一位50多岁的农村妇女死于此病。2008年11月19日出版的《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中国科学家报告了这起“无形体病”,表示这很可能是世界上第一起“无形体病”人传人的事件——由于当时未能意识到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的传播机理,因此医院保护措施做得不够。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的Peter Krause和Gary Wormser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评论称:“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起嗜吞噬细胞无形体人传人的报告,同时也是中国第一起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的报告。”在安徽这起病例之后,湖北、山东、河南等省份,也陆续发现了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病例,河南信阳等地也出现了患者死亡报告。为此,卫生部于2008年2月19日向各级卫生部门下发《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下简称“《指南》”)。

  村医无知误诊病患   

尽管卫生部早在2008年2月已经下发了《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指南中对无形体病的预防、症状都也做了详细的描述,并要求市县乡各级卫生机构进行培训,提高医务人员对该病的警惕性、识别能力和规范性。但实际上《指南》的下发如同一纸空文,在多数地区尤其是蜱虫爆发的病原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也没有在蜱病原高发区形成足够的预警、普及作用,这直接导致了本次商城蜱虫叮咬致死事件的爆发。


无形体病
传染科专家普遍认为这种传染病其非常好治愈,如果早发现早治疗就能及早使用抗生素,避免出现并发症,治愈率很高。
无形体病
蜱虫咬的无形体病属于传染病,人对此病普遍易感,与危重患者有密切接触、直接接触病人血液等体液的医务人员或其陪护者如不注意防护,有感染的可能。

村医不懂“无形体病”误诊为感冒、脑炎致人死命

 

2009年河南商城已出现因蜱虫而死亡的数个病例,但当时许多村医仍不认识此病,大多将病症诊断为感冒、脑炎等。传染科专家普遍认为这种传染病其非常好治愈,如果早发现早治疗就能及早使用抗生素,避免出现并发症,治愈率很高。在缺乏对该病的充分认识的条件下,很多病人被诊断成感冒和脑炎等普通疾病,甚至还有患者被当做精神病送往精神病院。曾有一位商城的老年感染者病发后被送往村卫生所,被医生误诊是感冒并为其输液还加入了激素——这加速了病原体在人体内的繁衍,最终导致病人死亡。新京报记者在商城县采访时发现,多个村庄绝大多数村民至今都没有看到官方防治无形体病的宣传,对于“卫生部门是否曾就无形体病给乡镇和村医宣讲过”这一问题,当地多名村医表示“不过也就是随便说说,发些宣传资料,我们都没当回事,谁知道这病这么要命。”而在蜱虫无形体病高发地区的鲇鱼山乡一名不愿具名的村医说,去年很多村医确实不知道还有一个“疑似无形体病”。

 

医院轻视《指南》缺少防护,导致更多人际传染

 

河南各地医疗机构对于这种病的传染性更是没有普及。去年商城县无形体病高发地鲇鱼乡有两例因照料无形体重病者而感染的农村妇女均对媒体表示,在她们陪护病患期间商城县医院的医生并没有叮嘱这种病具有传染性。早在2006年那次安徽无形体病重症病人的治疗过程中,与那位农村妇女有过密切接触的一共有28人,最终被感染的九人都接触过她的血液,其中七人还接触过她的呼吸道分泌物。医院的保护措施做得并不够。例如在治疗过程中,该院的医护人员约有1/3没戴口罩,约2/3没戴手套。结果,参与气管内插管的18位医护人员中,就有四人被感染。 在卫生部下发的《指南》中明确指出,蜱虫咬的无形体病属于传染病,人对此病普遍易感,与危重患者有密切接触、直接接触病人血液等体液的医务人员或其陪护者如不注意防护,有感染的可能。


  农民缺乏自保和预防措施   

在这起传染病群体事件中,卫生部门和当地政府对病情宣传不到位导致了绝大多数农民对这种传染病不知所以然,也就根本无法做到预防,而很多农民在被蜱虫叮咬后的处理也非常无知,这也增加了他们被误诊的几率。


无形体病
蜱类较多时,可喷洒倍硫磷、毒死蜱、顺式氯氰菊酯等杀虫剂,或对家畜进行定期药浴杀蜱。
无形体病
对周围环境的保持清洁及时清除杂草,清理禽畜圈舍,搞好环境卫生可有效预防蜱类的孳生。

农民缺乏保护常识,不懂如何防治蜱虫

 

在这起传染病群体事件中,卫生部门和当地政府对病情宣传不到位导致了绝大多数农民对这种传染病不知所以然,也就根本无法做到预防。当地农民透露在商城县卫生局下发的宣传材料中,只有对蜱虫的简单介绍,并未提及蜱虫携带的是什么病毒,又是如何传播的。很多农民在防治蜱虫叮咬方面了解的也很少。对蜱虫叮咬导致的无形体病的预防工作中,要做到对周围环境的保持清洁及时清除杂草,人畜保持距离,清理禽畜圈舍,搞好环境卫生可有效预防蜱类的孳生。一旦发现家畜、家禽携带蜱类,可及时检视,用镊子取下后焚烧。蜱类较多时,可喷洒倍硫磷、毒死蜱、顺式氯氰菊酯等杀虫剂,或对家畜进行定期药浴杀蜱。公众使用杀虫剂时要做好个人防护。在个人的防护方面,要做到尽量避免在蜱类主要栖息地如草地、树林等环境中长时间坐卧。如需进入此类地区,应注意做好个人防护,穿长袖衣服不要穿凉鞋;扎紧裤腿或把裤腿塞进袜子或鞋子里;穿浅色衣服可便于查找有无蜱爬上;针织衣物表面尽量光滑,这样蜱不易粘附;每天活动结束后要仔细检查身体和衣物,看是否有蜱叮入或爬上,发现蜱后立即清除。除此之外,还要在裸露的皮肤上涂抹驱避剂,如避蚊胺可以数小时发挥效力。

 

农民不懂处理蜱叮常识,易加重伤害延误治疗

 

在河南商城县等地的农民对于发现皮肤上的蜱之后,缺乏相应的处理知识往往采取用强行抠下它们的做法,但专家表示这样的做法会令蜱释放出更多的毒素。因蜱常附着在人体的头皮、腰部、腋窝、腹股沟及脚踝下方等部位,故要对这些部位特别检查,一旦发现有蜱已叮咬、钻入皮肤,可用酒精涂在蜱身上,使蜱头部放松或死亡,再用尖头镊子取出蜱。发现蜱时,无论是在人体或动物体表,还是游离在墙面、地面,不要用手直接接触,甚至挤破,要用镊子或其他工具夹取然后烧死;如不慎皮肤接触蜱,尤其是蜱挤破后的流出物,要进行消毒。当出现发热呕吐等相应症状,要在当地医务所就诊时主动与医生表明是否有蜱虫叮咬和户外异常活动。


 
  这次蜱虫叮咬致多人死亡的事件暴露出的中国式维稳背后对弱势群体关怀的冷漠,也是对科学常识普及力度不足,倘若在2008年无形体病防控指南发布后各级卫生部门能照此及时宣传普知,让医护人员和农民学习更多的相关知识保护自己,一定不会出现误诊致死的现状。一位专家对此曾表示,目前中国的传染疾病防控总是在出现大规模群体事件之后才被重视,维稳的背后是广大底层劳动人民生命的代价。

  往期专题   
第53期:中国超级计算机难令美国“不安
第53期:中国超级计算机难令美国“不安
第52期:坎昆气候大会看不见终点
第52期:坎昆气候大会看不见终点
第51期:“引渤入疆”为何不靠谱
第51期:“引渤入疆”为何不靠谱
第50期:植物奶油是“慢性毒药”
第50期:植物奶油是“慢性毒药”
编辑:王伟 视觉:陈子宇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